第11章 真·馋我的身子 下贱!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2657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上千根钢针长约半尺,细若牛毛,直径不过分毫,针尖上蓝汪汪一片,显然是涂抹了剧毒!

“我靠,我说一个鶸怎么敢来追踪小爷,原来是带着暗器!”

李山吓了一跳,这梁伯光早发现了他藏身树冠,这发突然暴起让他猝不及防。

“嗖!”

钢针速度极快,十丈距离转瞬即至,笼罩李山全身!

李山来得及双臂护住面庞,上千根钢针有半数射在李山身上,把他扎的如同刺猬!

余下半数钢针射在树上,在树身直接贯穿而过,留下一个个黑漆漆的细孔,还发出“呲呲”的细小腐蚀声。

“好霸道的毒,幸好我早有准备...”

李山浑身一抖,身上的钢针抖落,直接俯冲而下,暴喝出声!

“给我死来!”

他的身上发出一阵筋骨炸响之声,使出虎爪掏心,身子急速移动,衣衫被狂暴的气流吹的高高扬起!

带着剧烈爆炸的滚滚气流,李山瞬息之间跨越十丈距离,在空气被撕扯开的尖锐咆哮下,向梁伯光暴扑而去!

“什么....怎么可能?”

梁伯光脸上的笑容凝固,不敢置信。

他的独门暗器暗血神针,连寸厚的钢板都能扎穿,偷袭之下竟连李山的皮没破,这怎么可能?

李山是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不成?

不及多想,梁伯光又丢出一粒黑丸,转身欲逃。

黑丸刚丢出就冒出浓浓黑烟,黑烟腥气扑鼻,席卷气流迎上李山!

但一切都是徒劳!

噗嗤!

李山屏住呼吸穿过黑烟,拳头陡然贯穿梁伯光的胸膛。

在他胸腹之间开出一个人头大的空洞!前后贯通!

李山手臂从梁伯光背后捅到前面,被血液染红的手掌中,捏着一颗兀自跳动的心脏!

鲜血,内脏,破碎的衣衫被狂暴的气流席卷上飘散,跟破碎的内脏一起,洒遍梁伯光身前几丈方圆!

“你...嗬嗬..你是怎么....”

梁伯光一嘴鲜血,染红了半张脸庞,带着痛苦绝望的惨叫挂在李山胳膊上,艰难问道。

李山轻笑一声,手臂一抖,把梁伯光的身体重重甩在地上,大袖几挥,驱散黑烟。

“你是想问,我是怎么接下你的暗器,毫发无损的?”

梁伯光挣扎着勉强侧了个身,眼神渴望看向李山。

“姐姐,扫一下他的识海,看看他为什么追踪我。”

李山没回答梁伯光,直接出声说道。

“这可是你让我扫的,嘿嘿!”

“....赶紧杀了,这种玩意老娘竟然还抱有期待,我先前还想着你是不是手段有些暴烈呢,他的目的是....”

暴龙姐姐刚答应,瞬间语气嫌弃说道。

李山静静听完,面无表情走到梁伯光身前,抬起右脚。

“让你死个明白,听清了,我能挡住你钢针是因为......”

梁伯光一脸期待的听着,结果李山话刚说半,右脚猛地用力,一脚踩下!

红的白的溅射一地,李山的后半句才传来。

“.....我跟你说的着吗,你个败类,死不瞑目才对!”

李山一脚踩死梁伯光,嫌弃的在地上草地蹭去脚上脏污。

对于杀死梁伯光,李山没有一点心理负担,也没任何不良反应,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杀人。

梁伯光是个外来人,在外面是个采花贼,采起花来男女不忌。

前一阵来了仙城,不知从哪听来的传言,得出吃了灵物可以增长资质的结论。

梁伯光就瞄上了李山这个相貌如玉的“仙苗”,准备把李山当成灵物吃了!

而且他还准备“一人两吃”,两种吃法分别是先“采着吃”,而后再煮熟了吃!

无论哪一种,李山杀他十次都不为过!

“真·馋我的身子,下贱!”

“暴龙姐姐,方便毁尸灭迹吗?不方便弟弟亲自挖个坑。”

李山边蹭脚边问道。

“方便,当然方便!”

“啪!”一声响指。

梁伯光的尸体,一地的血液内脏,还有李山手臂脚上的污血尽数消失。

除了地上的打斗痕迹,其他全部恢复原样。

“多谢姐姐帮忙,仙人施法,果然不凡!”

李山看着光洁如新的鞋子,竖起大拇指赞道。

“嘿嘿,这种小事即使姐姐不帮,也只是浪费你一点时间....”暴龙姐姐说道。

拍了拍衣服,李山环视一周,原路返回。

“姐姐,梁伯光有没有同党?”

回甲壹城的路上李山问道。

梁伯光作恶多端,要说是一个人来仙城的,他估计可能性不大。

“还有一个兄弟,叫梁仲光的,也是个淫贼,还有几个小喽喽,尽皆该杀,不过是在城内,要去灭了吗?”

“杀,肯定是要杀的,但要迂回一下....”

回到甲壹城,李山跟守城门的小兵甲耳语几句,径直走向城西。

城西多为外来人聚居地,还有甲壹城一些下九流人物,不过仙城百年一次人口普查,顺便把城西的腌臜东西清扫掉,成不了大患。

顺着暴龙姐姐的指引,李山走到一间破败的民房前,一脚踹开大门。

里面三四个汉子正围在一桌喝酒,看着闯入的李山,为首的汉子起身恶声道:

“你找谁?”

“我找梁仲光,他是...”

李山话没说完,那几个人二话不说,抄起桌下的刀剑砍向李山。

“....找死!”

一阵惨叫夹杂着筋骨折断的声音,李山不管刀剑,直接三拳两脚打翻几个汉子。

收拾这几个喽喽,李山脸不红气不喘,毫发无损,刀剑加身也只是划破了衣服,添了几个小口。

“梁仲光呢?”

李山坐在椅子上,脚踩着方才那个恶声恶气的汉子问道,现在他的脸被李山用脚踢的血肉模糊。

脚下的汉子眼神稍一闪烁,虚弱道:“这位大哥,我不知道啊,今天早上梁伯光出门之后没多久,粱仲光也急匆匆出门了。”

“大哥若跟他们有仇,我等可帮你寻找,冒犯了大哥是我们瞎了狗眼,大哥手下留情啊....”

急匆匆出门了,不会是见势不妙跑了吧?

不对,时间对不上。

“大山,你脚下踩的就是粱仲光...”暴龙姐姐无语的声音传来。

“嗯?”

李山诧异看向脚下的汉子,他记得很清楚,这人长相粗豪,一脸横肉,竟然就是粱仲光?

对比梁伯光阴柔俊秀的脸,他跟梁伯光是亲兄弟吗?

“确实是亲兄弟,只是一个随爹一个随娘罢了。”好似预料到李山的吃惊,暴龙姐姐又补了一句。

李山仔细看了看粱仲光血肉模糊的脸,半响,实在没看出来。

“哎呀,失敬失敬,没想到你就是粱仲光,还真会耍小聪明....”

“啊...啊..大哥饶命...”

李山一边说一边踩断粱仲光的四肢,长的丑当淫贼,真是,怪有自知之明的。

踩断粱仲光的四肢,李山瞄准他的胯下,用力一脚!

“啊!!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