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此子,竟...恐怖如斯?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6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李山在无思宗镇妖关的生活极其规律,每年随队出几次任务,或是灭杀妖部,或是拦截妖族支援。

其间,无惊亦无险。

除了出任务以及每年回宗补充丹药,回家呆几天,偶尔再客串一把丹药二道贩子,其余时间李山皆在道宫苦修。

嗑丹药,嗑仙石,修为日益增长,不断向化神后期靠拢。

同时,李山的名头日渐响亮,力之道体,十成丹童子,仙石收集大师,破阵大家,玉面莽夫....等等,外号众多。

这些外号,见证了李山在镇妖关的种种行为。

总的来说,李山在镇妖关过得蛮滋润的。

.........

岁月如飞剑,时光荏苒,转眼间三十余年过去了。

夏侯英灵舟上。

“师姐,斩杀一千化神妖族的任务已经完成,此次回去师弟就要回归宗门了。”

李山与林墨坐在灵舟一角闲谈。

“少了师弟,我等想获取小世界,又要随缘了,师弟不若留下来,加入我无思宗吧?”

“师姐我实在有些不舍师弟!”林墨半开玩笑道。

三十余年过去,林墨的相貌没有丝毫改变,只是眉宇间的煞气又添了几分,一双剑眉愈发笔直。

“师姐莫要打趣!”

李山笑道:“只怕师姐不是舍不得我,而是舍不得少了一个冲锋肉盾,斩妖不能如以前那般顺手了吧?”

杀妖多年,李山林墨二人配合愈发默契,李山在前方带头冲锋、林墨在后方收割的斗战阵型威力巨大,每次任务中,二人斩杀的化神妖族是最多的。

若无林墨,李山很难三十余年完成任务。

“嘿,师弟以为我在打趣?贫道是真的,有些不舍师弟!”

林墨眸子中光芒锐利,如同一口蕴含宝剑的古井,意味莫测。

李山眉头一挑,林墨是什么意思?

“嘿嘿,大山,我估计林墨是瞧上了你,想跟你结为道侣!”怀中暴龙姐姐懒散的声音传出。

李山:“......”

暴龙姐姐此言,多半是习惯性的皮一下,在调戏他,李山不想理会,并且还想打她一顿。

不过,他脑中确实闪过这个念头。

难道林墨......

人生三大错觉闻名已久,李山不敢胡乱猜测。

念头急转,李山避开林墨的双眸,心中暗暗起卦。

......

抬起头,李山沉声道:“师姐,师弟一心求仙,无有他念!”

“此番来镇妖关实属巧合,能与师姐相交是师弟的荣幸,想到要离开相处多年的挚友,师弟心中,亦是万分难舍!”

“这样吗?”

林墨眨了眨眼睛,眸光闪烁。

李山正色道:“确实如此,若师姐日后到文举宗做客,师弟定然扫榻以待!”

“嗯!”

林墨轻轻点头。

二人沉默了一会,林墨斩去心中某些念头,笑道:“李山师弟,相处多年,贫道对师弟其实颇有些疑问,既然师弟认为贫道是挚友,可否回答贫道几个问题。”

“满足一下贫道的好奇心?”

李山哈哈大笑道:“师姐但说无妨!”

“那贫道可放心大胆的问了!”

林墨剑眉轻扬,问道:“师弟每年都会回宗一趟,说是回去换取丹药,但贫道觉得并非这般简单,其中内情可方便解释一二?”

李山每年回文举宗一次,且每次都是固定时间,若有任务与这个时间有冲突,李山都会提前规划好,即使放弃任务也要回去。

以前林墨问李山,李山皆托词丹药不足,需要回宗“批发进货”。

这个理由,林墨是万万不信的。

“师姐竟然好奇这个?”

李山抹了摸下巴,笑道:“为何师姐不相信我是回去换取丹药的?”

“你我之间的诚信,这般淡薄的吗?”

林墨嘴角一抽,无语道:“师弟,你每次交易丹药都把名单数目标列出来,虽然回来之后丹药数目确实增加了一些,但到底缺不缺丹药,你我心知肚明!”

李山哑然,原来是诚信经营露了马脚。

随口编的理由破绽太大,连一根筋的剑修都骗不过。

想了想,李山淡淡道:“其实也无甚大事,只是心念家中父母,每年回去看一看罢了。”

“心念父母?”

林墨迟疑了一下,问道:“敢问师弟的父母是文举宗哪位高人?”

原来李山是“仙二代”!

大宗门的道侣数目不多,诞下子嗣的更少,李山如此不凡,该不会是文举宗仙人的后代吧?

李山摇摇头笑道:“师姐想哪去了,师弟家中父母皆是凡人。”

“凡人!?”

林墨的双眼陡然睁大,李山的父母怎么会是凡人?

文举界凡人寿元四百,修仙者踏入仙途后最多三百余年父母就会离世,李山实力如此强横,估计光踏入化神境界的时间都不止三四百年了,如何还会有凡人父母尚在?

“敢问师弟,如今年岁几何?”林墨小心翼翼问道。

舟内修士都被二人谈话吸引,看向这里。

李山念头一动,反正回归在即,也无甚隐瞒的必要了。

“不瞒师姐,师弟今年一百六十五岁!”

“这......”

林墨吃惊不已,嘴巴微张,剑眉弯曲,倒平添了几分可爱。

“一百六十五岁!”

“李山师兄今年才一百六十五岁?!”

“不会吧!李山师兄是不是少说了‘一千’二字?”

李山轻飘飘的话语如同深水炸弹,砸入舟内众修士的心海,激起万层巨浪。

不但舟内修士皆是满脸的难以置信,上首的夏侯英也面皮狂抖,险些绷不住僵硬的面容。

一百六十五岁,李山有如此修为根基,竟然才一百六十五岁!

此子,竟...恐怖如斯?

林墨呆了一会,连忙问道:“师弟此话当真?”

李山嘿嘿笑道:“绝无虚言!”

三十多年来,他一直隐瞒自己的年岁,就是不想太过高调。

诸如力之道体,根基天赋,破阵小能手之类赞誉的,旁人在知道李山是文举宗弟子后,多半只会感叹大宗弟子果然了得,所有光芒都被“文举宗弟子”这个光环笼罩。

但,年岁百余就有李山这等实力,这样的光环太过惹眼,区区“文举宗弟子”的名头可压制不住。

得了李山确认,舟内一片寂静,众多修士沉默不言,缓缓消化这个信息。

“李山...师兄真是了得,贫道在一百多岁的时候,还在淬体境界呢....”

“贫道也是....”

“贫道入门百年就踏入练气,为宗门同辈第一人,常常自得,现在见了李山师兄,贫道才知自己坐井观天......”

李山听到众修士的感叹,笑而不语。

呼!

林墨缓缓出了一口气,苦笑道:“贫道总算知晓师弟为何从来不用法宝,以前我只当师弟是为了磨砺体魄,打磨斗战法门,现在看来,师弟不是不用法宝.....”

“而是根本没有法宝!”

李山点点头:“没错,师弟百年入内门,宝胎尚未入手,自然无有本命法宝。”

“若有法宝师弟早就用了,灭杀妖族自然是有一分力就出一分力,哪有不用法宝的道理!”

舟内张道人闻言笑道:“贫道倒没有疑问过李山师兄的法宝之事!”

旁边有修士问道:“为何?”

张道人哈哈大笑道:“因为,贫道一直以为李山师兄的法宝是一件护甲,融入肉身之中,故而李山师兄的体魄如此强横非人!”

张道人边说边眨眼睛,脸上笑意盈盈,喜感非常。

李山笑道:“张道友倒是很有想法!”

舟内修士尽皆大笑。

“张道友的想法与我一般,这个猜测还是我告诉他的呢!”

“哈哈!”

与舟内修士笑谈了一阵,李山看向林墨,问道:“师姐,可还有疑问?师弟知无不言!”

林墨摇摇头,叹道:“无有疑问了。”

“我怕再问下去,贫道的小心脏受不了。”

李山嘿嘿直笑,他身上秘密众多,今天难得心情好愿意倾诉一二,林墨却没抓住机会。

“贫道倒有一疑问!”

上首,夏侯英忽然睁开双目出言问道,声音僵硬冷漠。

“嗯?”

李山念头一动,起身拱手:“师叔有何疑问?”

夏侯英眼中精芒四射,剑气弥散,两个瞳孔中似欲飞出两口大宝剑。

“李山,这么多年来,你选定的任务只要直觉有界门,就一定有界门,直觉之准远超寻常!”

李山眉头微蹙,这个问题触及修士自身的隐秘,夏侯英有些犯了忌讳。

“师叔是想问,弟子所言直觉可是真的?”

“不!”

“贫道身为剑修,对剑心直觉笃信不已!”

夏侯英冷声道:“贫道想问的是,你的直觉可告诉你,你我下次相见会在何时?”

“啊这....”

李山顿时卡了壳,看着夏侯英严肃认真的面孔,有些摸不透他是在开玩笑,还是在当真的问。

夏侯英看李山呆住,眼中深藏一抹笑意,冷硬说道:“看来你不知!”

“三百五十一年后,你我当再次相见!”

如同算命般,夏侯英丢出这么一句话,阖上双目。

李山:“???”

如此精确的年限,有零有整,夏侯英为何如此肯定?

三百五十一年后再次相见?

莫非,到时候夏侯英会去文举宗找他?

李山满脑袋问号,看向林墨:“师姐,你可知夏侯师叔为何如此断言?”

林墨嘴角轻翘,眯眼笑道:“师弟到时就知晓了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