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须知,清白无价!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626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柴飞算是个优质“工具人”,有机会倒可以结交一二。

略微思索,李山把柴飞抛在脑后,选择了回归。

李山本来想直接去往格物院找肖寇,念头一动,先传送到外务院。

嗖!

踏踏!

两步踏入外务院道宫,李山径直走向彭薇。

彭薇是肖寇的小师妹,李山也与她早有交情,并不陌生。

“彭薇师姐,李山有礼!”

彭薇起身还礼,笑道:“李山师弟在宝界轻松斩获十枚宝胎,佩服!”

她是负责此次宝界开放事宜的弟子,宝界内的情况她随时监察。

二人寒暄几句,彭薇问道:“师弟来外务院有何事?”

李山嘻嘻笑道:“无甚大事,就是要告赵钱孙李四人逾矩之事!”

“哦?”

彭薇眼睛一亮,从任务墙上引下一道清影,清影上实时显示宝界之内的情形。

呼!

彭薇伸手一指,用权限锁定赵钱孙李四人。

影像上,柴飞浑身血气冲天而起,手持一口大钟独战四人,威风凛凛。

一旦谁有离开的迹象,柴飞立刻不管不顾,拼死拦截,几人不敢下死手,被柴飞牢牢缠住。

“大肌霸果然给力....”

“师弟说什么?”

“没事!”

李山赞了柴飞一句,转言说道:“这影像可能追溯到几个月前?”

彭薇点点头:“自然可以!”

手一指,影像上的情景迅速倒转,来到李山与赵钱孙李四人见面之时。

“师姐,赵石尾随我一路,被我点破之后直言要夺我宝胎,这可算逾矩?”

彭薇微微颔首,笑道:“自然是有些逾矩的,这几人明显不怀好意冲着师弟去的!”

赵石找的借口相当牵强,李山手上两个宝胎全都合他的心意,简直跟胡扯差不多。

“但想以此定罪却不容易,他们几人多半是第三真传的人,此事本就不大,最多罚些大功了事。”

“若师弟的宝胎真个被抢了,送这几人去思过峰会简单许多。”彭薇开玩笑道。

李山嘿嘿一笑,道:“师弟也动过此念,但实在是半口气都不想忍。”

顿了顿,李山笑道:“几人算是逾矩,那就上报刑罚大队吧!”

此举虽伤不了成玉分毫,却能恶心恶心他。

成玉这个小白脸,明着不敢出手,尽使些小花招,真是妄为仙人。

彭薇点点头,闭目通过阵法上报此事。

与彭薇闲谈几句,李山直奔格物院金巧峰而去。

........

肖寇招来灵茶,吔了一口,问道:“师弟此行可顺遂?取得合意的法宝?”

李山笑道:“师兄看我半年出得宝界,就知此行当是顺利!”

“取宝胎顺利无比,只是在宝界之中.....”

李山跟肖寇讲述了赵钱孙李之事,肖寇听完之后比李山的怒火还要大上几分。

啪!

一掌猛然拍在桌子上,肖寇拍案而起,在客厅内来回踱步。

“成玉,又是成玉!”

“刚被宗主敲打,竟然还不老实!真是肆无忌惮,无法无天!”

“不当人子!不当人子!”

“可恶!”

骂骂咧咧了一会,肖寇坐下来安慰道:“师弟且放心,成玉嚣张不了多久了!”

李山心头一动,问道:“师兄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?”

肖寇是格物院大师兄,人脉广阔,若有什么隐秘的消息肯定比李山灵通,李山虽与孟梁相识,但交流并不多,二人连“好友”都没加。

肖寇神秘一笑:“具体我亦不知,不过我刚从上官师兄处回来,他透露了一点。”

李山默默点头,真传之争尘埃落定,上官明是板上钉钉的下任宗主,在宗内的权限仅次于宗主孟梁,许多隐秘消息都会提前知晓。

上官明直言成玉嚣张不了多久,如此说来.....

二人撇开此事,交流了一番法宝孕养、提升品质的事项,这是肖寇的强项,各种壮大法宝的方法门道侃侃而谈,听得李山大开眼界。

过了一会,李山忽然想起一事。

唰!

大袖一挥,放出十枚宝胎。

宝胎在空中放出湛湛宝光,有镜,有剑、有刀、有塔、有棍、有绳,有扇....

五颜六色的宝光尽情绽放,充斥客厅,场面颇为壮观。

肖寇微微目眩了一瞬,顶级宝胎的宝光绚烂无比,怎么看都不会腻。

神念一扫,肖寇叹道:“师弟了得,这些宝胎除了那面镜子,皆是最顶级的宝胎!”

继续打量了一会宝胎,见李山仍未收起宝胎,肖寇知其不是喜欢炫耀的性子,疑惑道:

“可是这些宝胎不合师弟心意?若如此,为兄替你跑一趟宝院,宝院的陈大师与我有交情,可让他为你量身炼制.....”

肖寇以为李山没找到何意的宝胎,想帮忙去宝院亲自定制一件宝胎。

这倒是常事,每位弟子喜欢法宝都不一样,即使是同类型的法宝,样式也有不同。

就如格物院的“傀甲”法宝,各个都是不同造型,皆是格物院弟子去宝院专门定制的。

李山打断肖寇,摇头道:“并非如此!”

一招手,乌金棍落日手中,李山笑道:“这根棍子师弟颇为中意!”

“嗯?那师弟是何意?”

肖寇疑惑了一下,恍然道:“师弟想把这根棍子回炉强化一番?”

“没想到师弟喜欢棍型法宝!”

神念仔细在乌金棍内扫了几遍,肖寇笑道:“这根棍子品质上佳,再提升的话,师弟想蕴养生灵估计花费的时日颇久,反而可能耽误修行,这种程度刚刚好!”

搞格物的弟子脑子就是活泛,李山话没说两句,肖寇已经猜了这般多可能。

“师兄想哪去了!”

李山再次摇头打断他,目光灼灼盯着肖寇。

“师兄,这些宝胎师弟想赠与师兄!”

“啊!”

肖寇大吃一惊,当场脱下鞋袜开始抠脚,疑惑不解道:“师弟到底何意?”

李山面色严肃,正经道:“肖寇师兄,我入门五十年来,受师兄照顾良多!”

“我知师兄最近在格物宝胎法宝之变,故而想把这些宝胎送给师兄。”

“师弟修为低微,帮不得师兄,这些宝胎权且略表心意!”

“希望师兄万万不要推辞!”

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。

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

李山性格就是如此,前世如此,今生亦是如此!

“师弟....师弟太见外了!”

李山此言情真意切,肖寇不由心头一震,动容不已。

他与李山在外门大比相识,一开始结交是出于拉李山入格物院的心思,后来他看李山愈发顺眼,故而愿意顺手帮衬一二。

但仔细想想,他其实并没有帮李山太多。

诸如指点选择真传道法,说些宗内秘闻消息之类的,根本不算什么大忙。还有几次论道阁帮李山造势,皆是顺手的小事。

最大的忙,就是给了李山丹院换取十成丹的权限,可即使没有他,有的是弟子愿意与李山结交,李山想获取十成丹最多多花一二小功,并不难到手。

这些东西的价值对他来说不过毛毛雨,与顶级宝胎相比,差远了!

肖寇想定,穿上鞋袜谨微坐正,面色变得极为正经。

“师弟,这些宝胎你还是收起来吧!”

“为兄与师弟相交仅仅是意气相合,并非图师弟回报!”

心意他收到了,宝胎是万万不会收下的。

李山依旧坚持:“师兄,你知师弟的为人,可能师兄觉得只是些许小事,但对我来说,却省了许多功夫,帮助极大!”

“师兄不收,李山心中难安!”

肖寇坚持不收,李山坚持要给,价值巨大的顶级宝胎在二人手中如烫手山芋一般,直往外推。

互相推辞几个回合,最终肖寇没拗过李山。

挥袖收下镜子宝胎,肖寇无奈苦笑。

“勿要多言,为兄收下这枚宝胎已是愧领!”

李山张张嘴不再坚持,收回宝胎,端起灵茶喝了起来。

每一笔恩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,此回不行还有下回,修仙日长,不急

........

“大山,肖寇帮的忙你记得一清二楚,以宝胎回报,那....”

“姐姐我帮你的恩情,你准备怎么回报?”

回返玖伍贰柒峰的路上,怀中传出暴龙姐姐的声音。

李山念头几动,笑嘻嘻道:“弟弟连肉身都给了姐姐,这还不够吗?”

“嘁!”

“臭大山,你的肉身值几个钱!”

“姐姐我探查一番除了平添许多疑惑,什么收获都无,算个屁的回报!”暴龙姐姐不屑道。

“此言差矣!”

李山面色古怪,贼笑起来:“姐姐虽然什么都没得到,但弟弟失去的,却是清白!”

“清白都给了姐姐,姐姐不能说自己没有收获,就赖弟弟没回报吧?”

“须知,清白无价!”

暴龙姐姐:“........”

这都什么歪理?

暴龙姐姐哑口无言,只想打人,忍住了。

难得的堵住暴龙姐姐的嘴,李山颇为自得,一路耍嘴回归别院。

李山倒不是真的忘记了暴龙姐姐对他的帮助,当初二人见面,定下肉身大道气息给暴龙姐姐用,暴龙姐姐充当他的修仙前辈,最后一道防线。

但事实上....

暴龙姐姐行事极为尊重他,本就是一桩天大的恩情,再看交易的内容,道之气息换取仙人指点+护身。

这两者的价值,就根本不对等!

暴龙姐姐对他的恩,远远大于其所得,李山一直心中有数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