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2章 有仙!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644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啪嗒,啪嗒。

李山的眼角忽然湿润起来,而后滴下几串泪花。

“娘,儿子无能,不能为您延寿.....”

王琪嘴角轻翘:“傻孩子,傻大山…”

“为娘比旁人多活百年,无病无灾,不是你的功劳吗?”

“人总会降生于世,也总的会辞世而去的....”

“大山,你松手罢!”

李山跪着没动,轻轻放下了王琪的手。

“大山....”

看了李山最后一眼,王琪靠在椅子上,阖上双目,黯然离世。

……

没多久,李进步入后院,看到跪着的李山,以及靠椅上如同安详入睡的王琪。

“哥,娘她?”

李山点了点头。

李进也未意外,母亲的情况他早就知晓,亦早有心理准备。

“哥,跟我来,娘给你留了东西。”

娘给我留了东西?是什么?

李山跟着李进来到最后一进院子,随着李家人口渐长,酒楼后院也扩建了好几番,最后一进院子一般当做库房使用,若再添人口,这个院子就是备用。

带着李山走进库房,打开最里面的一扇门,李进侧身让开。

“哥,东西就在里面。”

踏踏。

缓步步入屋子,看到里面的情形,李山的身子瞬间定住。

沉默良久。

屋子并不大,一二丈方圆,里面挂了近百件宽大的长袍,还有许多折叠好摆放整齐的衣服。

所有衣服都是红色,王琪最喜欢的颜色。

一屋子的衣服,一屋子的火红。

这是,母亲的颜色。

“小进,这些衣服?”

李山注视许久方才开口,声音嘶哑。

“是娘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做的,听爹说,从你进仙宗娘就开始缝衣服了,就连怀我的时候都没停下。”

“选的都是最上等的灵布,能存放几千年,酒楼的半数收入都花在这些衣服上了。”

“小时候我就知道,娘最疼的是你,整日给你做衣服,偶尔才给我缝两件。”

“你每次回家娘都避开你,也不让我们说。”

“娘缝了几百年的衣服,全在这里。”

“娘说,你是仙人,活的比她久的多,她要多缝几件,给你备着....”

李进走进屋子,看着满屋的红色,唏嘘不已。

从小他就嫉妒李山,明明不在家,娘的大半心思却花在李山身上,他幼时的叛逆与之不无关系。

现在想想,当真是年幼无知。

正是因为李山不在家,母亲才会分外挂念。

“几百年的衣服,几百年.....”

“幸好,幸好。”

轻轻抚着亮眼的红色衣袍,似乎还能感受到,上面残留着母亲的温度。

一挥袖,李山把满屋的衣服收入储物袋。

接下来几天,李山在家处理好王琪的葬礼诸事,准备回宗。

“小进,我这次回宗就会闭关,相见已是无期。”

“为兄留下一件法宝,若家中有要事,你可通过此宝联系为兄。”

李山拍了拍李进的肩膀,把法宝“云鉴镜”交给了他。

云鉴镜是他在家数十年随手蕴养的,非是性命交修的本命法宝,只是稍稍蕴养生出灵性的普通法宝。

李进珍而重之接过云鉴镜,他早知如此,父母先后离去,大哥与家里的牵挂就断了。

仙凡两隔,此一别就是诀别。

“我走了!”

言罢,李山一飞冲天而去,毫不在意引起仙壹城居民的惊呼。

父母都不在了,他还装甚么劳子凡人?

李进站在原地看着天空,出神一会,转身回屋。

“这枚仙境需得供起来,这才是我们李家的传家宝。”

........

回到宗内,李山把一同带来的天牛拴在别院外,天牛寿长达千年,父母照料了几百年,此次索性带着回宗,也是个念想。

呼!

一挥袖,足足上万件衣裳。

火红的衣裳在空中展开,染红了半边天。

神念扫去,上万件衣裳的每一根线,每一个针脚,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李山不由痴了。

暴龙姐姐走了出来,她没有嬉笑,只是双手环抱,站在李山身旁一言不发。

良久,暴龙姐姐眉头蹙起,轻声道:“大山,要不要我帮你保存这些衣服?”

“姐姐跟你保证,除非我死了,不然这些衣服半点不损!”

李山状态有些不对,她很担心。

“姐姐,你是天仙,我自然是信你的,不过,这些衣服我要自己保存。”

李山轻轻答道,脱下蓝色道袍,换上一身红装。

他喜欢蓝色或者黑色的衣服,往日王琪给的衣服并没有穿过几次,仅仅是离宗的时候穿给她看,回宗就换上其他衣服。

“幸好,这样我就多了几百套衣服....”

李山没有说其他,只是一遍又一遍看着满天的火红,看着看着,视线忽然模糊了起来。

他哭了。

父亲走到时候他没有流泪,母亲走的时候也只流了几滴,但看着这些衣裳,压抑了几十年的悲恸,他到底没崩住。

李山没有哭出声,只是眼角的泪珠止不住的滑下。

“哎!”

暴龙姐姐叹了口气,上前拍了拍李山的肩膀,道:“大山,我还在你身边呢。”

“…姐姐…”

李山转身,紧紧抱住暴龙姐姐,呜咽道:“姐姐,男人哭泣并不丢人,对不对?”

“不丢人,男人哭泣并不丢人的。”

暴龙姐姐轻轻拍着李山的背,语气温柔,眼神怜惜。

“姐姐,现在与我最亲近的人,只有你了...”

“放心,姐姐一直陪着你,放心....”

看着如孩童般痛哭的李山,暴龙姐姐内心叹息不已,她早就发现了,李山的内心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空洞,内里填满了孤独与彷徨。

几百年来,他的父母如同一根支柱,撑着空洞。

随着父母的前后离去,李山心中的孤独彷徨再也压抑不住,几近把他压垮。

李山需要一个新的支柱、锚点,暴龙姐姐很乐意当这个支撑点。

但以后…

暴龙姐姐忽然想到她家乡的一句话,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,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
李山,是什么情况?

他的孤独、彷徨,从何而来?

......

半响,李山松开暴龙姐姐,法力蒸干面上的泪水。

“谢谢你,姐姐!”

仔细看了李山几眼,暴龙姐姐摆摆手轻松道:“无妨,咱们姐弟之间客气什么?”

修仙者若想,可完美掌控脑中所有的念头,但不可真个全数镇压、一念不生,念头不通达反而不利于修行。

如此哭泣宣泄一番,当是好事。

法力卷起所有衣服,李山拿出一个储物袋专门放置,最后仔细放在怀中,这里是最安全的位置。

念头一动,从北方无名湖卷来一条大鱼。

呼呼!

大鱼破开水面,御空飞行,待飞到别院时候已经变为一条香喷喷的烤鱼。

抱着烤鱼,李山狼吞虎咽起来,心情不好的时候,吃东西缓一缓再好不过了。

只一条三丈长的大鱼,放在平日给他塞牙缝都不够,今次却吃了半条就无甚胃口了。

怎么说也是大自然的馈赠,未免浪费,李山用法力把半条烤鱼捏成指头大小,一口吞下。

转过头,暴龙姐姐姐姐早在他吃鱼之时,就在院中央躺好了,李山走到暴龙姐姐身旁一并躺下,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聊天。

“大山,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继续对付仙华洞府?”

“....嗯,看情况吧,数十年不在宗内,仙华洞府好像愈发无力了,再欺负下去,弟弟的良心....嗯...毫无感觉。”

“哈,短短几百年被你连续挫了气势,主心骨还不在,走下坡路才是正常。”

“据我神通算定,这几百年仙华洞府的弟子流逝了四五成,如此程度绝不单单是我一人之力,肯定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。”

“此乃常事,看成玉的行事作风,墙倒众人推、痛打落水狗很正常。”

“嗯,可能有宗主出手,他亦很不待见成玉。”

“嘿嘿,巧了不是!”

暴龙姐姐面色忽然由懒洋洋变为谨慎,化作流光飞入李山怀中。

“孟梁亲自来找你了,就在山外。”

话音未落,李山就感觉有修士用神念敲击阵法。

随手打开阵法,孟梁富态的身影飞来。

“你小子,让你事情了解后来找我,几十年不上门,反而让我亲自上门找寻。”

孟梁步入别院笑骂了一句,径直走到李山的躺椅上,安逸躺下。

李山行了一礼。

“见过孟梁前辈!”

“近些年弟子分身乏术,未能前往宗主峰,前辈见谅!”

此番孟梁亲自上门实在出乎李山的预料,是何等紧要事?

“不知前辈唤弟子有何事?”

孟梁瞥了李山一眼,开口笑道:“一件小事。”

“最近我宗捕获了一个小世界,名为...”

“且慢!”

李山打断孟梁,无语道:“前辈,是不是你在宗内事务繁忙,无暇理会,所以要弟子出手助你?”

“亦或是宗内人手紧缺,前辈想到了我?”

孟梁眼神满意点了点头:“不错!都会举一反三了,着实不错!”

“前辈,您就不能换套说辞吗?你我又不是外人,想栽培弟子就直说呗!”李山眉毛下垂,无奈道。

“不能!”

“.....”

“听好了,小界名为....”

听完梁大厨描述任务内容,李山的面色陡然严肃起来。

此次任务的目标之中,有仙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