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哪,制造困哪也要上!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3752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“吱吱!!!”

子鼠狂吼一声,周身黑气森森,显化为亿万头小小的老鼠虚影,所有老鼠尽皆张牙舞爪咆哮,震动长空。

顷刻之间,方圆万里之内变得黑云滚滚。

呼呼!

亿万鼠潮,悍然迎上李山的黑棍。

“呵呵,就知道你不敢跑!”

李山摇摇头,于空中连踏三步,一步就是数里,加速来到鼠潮之前。

乌金棍,轰然砸下!

轰隆隆!

方圆千里内的空气骤然炸裂,发出堪比雷暴的巨大声响,整个鼠潮黑云,瞬间在这无边巨力下,被打爆成一片真空!

呼!

无边气浪扭曲盘结,乌金棍带着浩浩荡荡的霸道神意,夹杂着无匹罡力,砸向子鼠的脑门。

“要死要死要死!!!”

面临这如同神山倒塌般的一棍,子鼠心中狂震不已,陡然生出一种生死不由己的恐怖感觉。

“如此强横,这是什么力量!”

子鼠的冲势缓了一分,心神彻底被拳意震慑。

但它不愧是雄踞金恒界两万年的老牌神境,霎时间猛然发出一声巨吼。

“鼠行天下!”

只见子鼠在电石火花之间,四肢猛然抖动,而后....

扭头便跑!

整个鼠化作一道粉白色流光,急速奔向远方,转瞬间飞出数千里,消失无踪。

“呵!”

李山冷笑一声,并未追击,手臂轻摆,调转棍锋砸向金光。

嗡!

金光在乌金棍下如冰雪消融般,被震成漫天光点。

“华师姐,金光九去其一,对你脱困可曾有用?”

打碎金光,李山转头看向华珺虚影,笑道。

华珺闭目微微感应,道:“束缚稍减了半分,不过用处不大,不把九道金光尽数拔出,贫道还是脱不得困。”

“嗯...《九合分界法》祛除一道金光,扁毛妖仙的退路也少了一条。”

《九合分界法》的主体还是金恒妖仙,界内九道金光算是此法的补充,更多起到定位的作用。

“师弟,你方才为何不追击子鼠,金光无法移动,待斩杀了子鼠再破金光不迟!”

华珺对于李山放跑子鼠的行为有些不解。

..........

嗖!

子鼠身形缩为半丈大小,四只小短腿飞速舞动,疯狂奔窜,丝毫不敢停息。

“可怕!”

“这天外邪魔好生可怕!”

“老妖让我拦住他,根本就是想让我死!”

“什么实力与我相当,被妖兽消耗元气,根本就是诓骗于我!”

“一路货色,都是一路货色!”

子鼠一边狂奔,一边心中狂骂金恒妖仙。

“只是,老妖的吩咐没有完成,这该如何是好.....”

骂了一阵,子鼠心中愤怒消去,开始惶恐起来。

呼!

忽然之间,一道黑影出现在面前,子鼠心头一惊,急忙止住身形。

“见过妖仙大人!”

黑影正是金恒妖仙的虚影。

金恒眉毛竖起,怒道:“子鼠,我让你看守金光,为何不战而逃?”

子鼠四肢伏地,呐呐道:“妖仙大人,天外邪魔实力强横,我实在敌之不过啊....”

“若非我跑的快,此时已经被打成肉泥了!”

金恒盖压一界两万年,积威深重,可经过刚才一战,子鼠慢慢品出一些不寻常的味道。

“刚才金光破碎老妖都没出手,更没有像控制普通妖兽一般控制我,多半是被天外缠住,力有不及,这样的话....”

心头起了些心思,子鼠紧绷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。

“废物!”

阴森冷漠的声音在空中回荡,金恒狂怒不止。

本来,施展完《九合分界法》,若顺利的话,待此界分成九份,是选择继续跟华珺纠缠,亦或是抽身离去都可随他心意,冷不丁却发现界内闯入一个人修,又恰好是华珺的同门,横生变故,让他心头大恨。

“也罢!”

“一会酉鸡就到,你与它合力,击杀天外邪魔的手下!”

金恒抑制住心头怒火,迅速命令道,金光去了一道无甚大碍,现在除去李山还来得及。

只要灭了李山,形势依旧对他有利。

“那个.....”

子鼠乌黑的眼珠一转,为难道:“妖仙大人,我被那邪魔打成重伤,无力再战,可否给我些时日恢复伤势?”

方才的霸道拳印让它后怕不已,有些不想面对李山。

“嗯?”

金恒鼻子轻轻一哼,目光奇怪看向子鼠,表情变得似笑非笑。

“打成重伤?”

“是真的受了重伤...还是你想,违抗我的命令?”

子鼠头颅触地,小心道:“小妖岂敢,只是小妖的伤势颇重,若误了妖仙大人的事情便不妙了....”

“是吗?”

金恒不置可否,念头一转,淡淡道:“且先等等酉鸡!”

“是!”

轰隆隆!

未果多久,远方出现一个黑点,席卷滚滚音爆云急速飞近此处。

嘭!

黑点出现的下一瞬间,径直降落在金恒面前,掀起尘烟漫天。

“酉鸡拜见妖仙大人!”

一道雄浑清亮的声音从尘烟中传出。

呼呼!

金恒随手散去烟尘,露出里面一道千丈大公鸡的身影,头冠血红,眼神锋利,浑身黑红交杂的羽毛根根挺拔,尤其是脖子附近炸起一圈羽毛,显得整只鸡斗志昂扬、威武至极。

“事情已经跟你说过了,子鼠,我再说一遍,你跟酉鸡一道灭杀天外邪魔,刚才的事,既往不咎!”

金恒眼神平静,直视子鼠躲躲闪闪的狡黠目光。

子鼠左右四顾,看了一眼挺立的酉鸡,一咬牙,道:“妖仙大人,非是小妖不愿出力,实在是小妖伤势太重,无力再战!”

说着,子鼠张开嘴巴,亮出被崩断门牙流血不止的伤口。

“呵呵,这老妖愈是强逼,愈说明其无有手段制衡我等!”

“天外邪魔来犯,说不得是我等的机会!”

看金恒沉默不语,子鼠心中的恐惧彻底消散,转而被兴奋占据,逆心四起。

酉鸡静静看着,眼神依旧锐利如刀。

“呵!”

“子鼠,我给过你机会了,你不珍惜啊...”

金恒微微叹息,眸光逐渐转为森寒。

此话入耳,子鼠心头忽然生出大恐怖之感,小心道:“妖仙大人,我....”

“吱吱!!!”

未等子鼠话说完,金恒的黑影合身一扑,直接冲入子鼠体内,它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仰躺在地上。

短促的惨叫只发出一半,子鼠翻身而起,一双漆黑的小眼睛变为通红,其中闪烁残忍暴戾光芒,不复灵动,浑身气势亦变为诡异。

“妖..妖仙大人?”

面对突变,酉鸡挺立的身影猛地倒退了几步,两只鸡眼微微收缩,盯着子鼠小心翼翼道。

“嗯,是我!”

“子鼠”轻轻点头,微微活动了几下身子,而后身躯一震。

刺啦!

随着一阵血肉破碎的声响,子鼠的背部破开两道口子,两只黑漆漆的翅膀破体而出,上面一根根羽毛闪烁金属光芒。

呼呼!

翅膀微微一振,“子鼠”在天空急速闪烁了几下,其速疾如闪电。

“金光事关此界安危,如此紧要关头子鼠不顾大局,我只能忍痛灭了它,你可明白?”

金恒看着身子僵硬的酉鸡解释道。

此界妖兽皆于他布局有用,神境妖族更是重要材料,他亦不想灭了子鼠的神志,占据其身躯。

但此时不灭子鼠,无法服众,反而会让局势崩坏,金恒索性废物利用一下,顺势发动功法后门,灭了子鼠。

既是对付李山,也是震慑酉鸡。

“小妖明白!”

酉鸡确实被震慑住了,惶惶不已,心中隐约的一些小心思迅速深藏起来。

“走,与我一同击杀天外邪魔!”

............

“师姐此言差异!”

“未追击子鼠的原因有二,一则,子鼠飞遁速度极快,师弟不一定能追得上,二则,镇妖关灭妖原则,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,追击子鼠可能会有变数,反倒不如先破金光,再去追击。”

华珺点头赞道:“师弟细心!”

看着李山自信昂扬的面庞,华珺的目光愈发柔和顺眼。

“心思缜密,根基浑厚,化神境界的实力就如此强横,先前贫道判断的竟不是他的全部实力,真真是....”

“此子只要不死,将来定然是我辈中人!”

“如此一来,我脱困的希望又大了一分!”

内心暗忖,华珺伸手一指:“师弟且追,我为你指明方向。”

“劳烦师姐!”

呼!

三宝合一于元神,李山纵然飞向子鼠逃窜的方向。

“大山,你方才为何放跑子鼠?”怀中暴龙姐姐奇怪问道。

有去彼取此神通在,子鼠能跑多快、跑多远、多久能追上,甚至在子鼠准备逃跑的一瞬间李山就能提前算定其动作拦截住,绝不可能让子鼠脱身。

方才李山说给华珺的两个原因,根本不成立。

李山嘴角轻勾,回道:“姐姐,你忘了我此行的目的了吗?”

“此行的目的?不是孟梁设局,而后你解救华珺,让她欠下人情呗,还能有什么目的?”

暴龙姐姐毕竟是仙人,刚说完瞬间恍然道:“你是想把形势弄得更危机些,让华珺欠下更大的人情?”

“没错!”

李山微微点头,道:“孟梁前辈对我实力估计不足,没想到我在家数十年不修炼也能增长许多修为,还有神通在身,同等实力的神境妖族,对我毫无威胁!”

“他嘱托我来之前去取真器就是因为这个,我自然要随机应变。”

“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哪,制造困哪也要上,没毛病吧?”

“靠谱!”

暴龙姐姐嘿嘿一笑:“华珺被你们耍的团团转,最后多半还要感谢你,哈哈哈....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