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章 咱们是不是,该谈正事了?
书名:吊打一切的修仙日常 作者:一语苍穹 本章字数:23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17 22:59:31

“嗯?”

就在云月真人出手之时,暴龙姐姐半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开,面容变得似笑非笑。

唰!

陡然间,一个恍惚,暴龙姐姐面前变了一幅天地,周围一片苍茫白雾,雾幻迷离之色。

“水月幻术.....”

暴龙姐姐起身伸了个懒腰,微微踱步,飞到空中。

只见白雾下方是波涛起伏,一眼难忘尽头的无边海水,海中央一轮圆月倒映,圆月不断散发出团团雾气,将无边海疆沾染成白色。

略微停顿,暴龙姐姐脚步一点,化作一道清光,飞跃万万里不止,远离大海,举目一看。

却见下方早已无了海水,周围居然是一丛林溪谷之内,流水潺潺,鸟鸣阵阵。

“有点意思!”

暴龙姐姐不由露出一丝讶色,她明知此镜乃是假的,可感应之中,却无有半点不妥。

“寻常幻术,不过瞒过眼耳鼻体神五识,水月幻术却是在心灵之上映照成奇景,若在此等幻境中遭遇袭击受伤,外间的真正法体亦会受伤。”

“可以!”

“不过我力道修士,根本不吃幻术这一套,花里胡哨,不敌老娘弹指!”

远方隐隐传来重重黑影,似乎有危险来袭,暴龙姐姐却无了继续见识水月幻术的心思。

啪!

暴龙姐姐立于空中身子不动,轻轻伸出右手,拇指与食指交叉,打了个响指。

轰!

强横的力量陡然爆发,周遭的景象,瞬间爆碎开来!

轰隆隆!

骤然响起的巨大轰鸣声响彻天地,一层层肉眼可见的仙光涟漪自暴龙姐姐指尖发散出去,一瞬不知穿越了多少重空间,余波震荡出无尽远处。

幻境,破!

呼!

又是一个恍惚,面前的景象恢复本来,暴龙姐姐回到法架主厅之内,依旧在躺椅上假寐,似乎刚才的所知所觉都是错觉。

“呵!”

斜撇了一眼面色微白的言月真人,暴龙姐姐打了个哈欠,彻底闭上双目。

二人交手试探只是一瞬间的事情,除了言月真人的面色变化,众人一无所觉。

言月眼神忌惮的看了暴龙姐姐一眼,心道其获取的大机缘定然非同小可,不然,一位区区成仙万载的散修小仙,不可能如此轻易破了她的幻术。

定然是在大机缘中提升极大,至少,也跨越了圆满仙基之境!

“言月真人快请上坐!”

李山状似毫不知情,请言月向主座而去。

言月闻言摈弃杂念,瞬息间平复气息,面色回归正常,摆手道:“李道友客气了,你是主,贫道是客,岂可僭越?”

李山亦没坚持,在主座坐下。

众人分主宾坐定,李山招手间上了灵茶丹果。

独留暴龙姐姐在主厅中央懒散躺着,李山没有谈及此事,白月宗等人见自家掌门没发话,也只当没看见。

饮了一口茶水,言月先开口了。

“李道友,先前我徒非如不知道友是自家人,在洞府内多有冒犯,还望道友见谅!”

说着,言月转头看向云非如,眼神示意。

云非如盈盈起身,千娇百媚的面庞露出愁容,缓步走到李山面前,躬身万福一礼。

“李山道友,先前多有得罪,请道友原谅则个!”

“道友若心中有气,非如任由处置....”

李山听到言月所言的“自家人”愣了一下,再看看云非如娇媚的模样,暗自嘀咕。

“莫白月宗要招‘女婿’不成?本大爷何时与她们成了一家人?”

转念,李山明白了言月所说的自家人是何意思,笑道:“言月真人,既然是自家人,又何必多说两家话?”

“我与云道友在洞府内并无什么摩擦冒犯可言,根本无需道歉,这话,见外了!”

“不愧是上宗弟子,心胸宽广,气魄惊人!”言月闻言面露喜色,赞道。

接下来,言月一口一个自家人,一口一个上宗,根本不似寻常仙人与阳神交流,态度客气至极。

她把姿态放的如此低,一方面是因为李山身怀“文举宗的先进道法”,此番是来送机缘的,为了宗门前景,自然要客气些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先前试探出暴龙姐姐的强横实力,以及其不管旁事,任由李山做主的姿态。

自然要比原先准备的姿态,更客气上三分。

自家掌门的作态被白月宗等人看在眼里,皆心知为何,纷纷附和。

“李山道友身形伟岸,仪态超人,气质绝尘近仙,将来必成仙人!”

这是夸李山长得“靓仔”的。

“李道友修行的是上宗无上大法《力道秘要》吧?气息沉稳霸道,虽只是阳神,却让贫道这个渡劫境界都感受到一丝威胁,根基之深厚,着实骇人!”

这是夸李山实力底蕴深厚的,可惜拍的有些硬。

李山的实力在阳神中确实不差,但想让渡劫境界的修士感受到威胁,貌似还差了些。

“飞灵法架宝光冲天,还有渡劫之宝傍身,李道友.....”

亦有修士夸李山身家丰厚,多财多宝。

拍,就硬拍。

平日里高冷寡言的众多白月宗修士,面对来自文举宗的“机缘大使”李山,尽皆放下架子,态度热切。

白月宗等人言辞亲近,李山亦不是僵冷之人,态度温和与白月宗众人交谈。

一时间,场面十分欢快。

……

其实,白月宗没有资格喊文举宗为上宗,更与文举宗称不得一家人。

只有如阴阳宗那般,开派祖师是文举宗出身,其内传承亦是文举宗功法中一脉,才能称的上与文举宗是上下宗之属,是一家人。

而白月宗祖师与文举宗的关系,只有一则“祖师曾在文举道人座下听过道”的传闻。

在整个东土,几乎所有大宗门都有类似传闻。

故而白月宗既不是文举宗下宗,与文举宗更非一家人。

只是双方一者有意亲近,一者无意纠结罢了。

.............

未过多久,飞灵法架跨越数万里,在心月峰落下。

言月等人把李山请入宗门大殿,暴龙姐姐与乾坤童子跟随身后,牛青青与犇犇看守法架。

大殿内,言月坐在上首,李山在主客位。

未等言月开口,李山起身走到大殿中央。

“言月真人,闲话叙了一路,咱们是不是,该谈正事了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